澎湖灣的歲月
每次去外婆家,我老遠老遠就“外婆”“外婆”地喊叫起來,外婆的耳朵有點背,連叫幾聲後,外婆就舉起一只手,在眼睛上搭個涼棚,外婆說:“呵!三三來了,快來,外婆有好吃的給你”。然後是裂著嘴一笑,再沒有多話。外婆帶著我進了屋,然後去做她自己的事,停了一會,外婆又突然走近我,摸著我的頭問:“呵!你是三子,還是四子?”外婆也真是的,自己的外甥孫,就是分不出誰是誰,誰大誰小,母親每每都要埋怨外婆,說真是老糊塗了。

其實,也不能怪外婆,外婆老眼昏花,從不出門,耳朵又背,一天到晚說不上兩句話,沒有多少思辨能力。更重要的是,我家五兄弟中,前面四兄弟都只有兩歲一個,長兄雖不是我母所生,但我母親嫁到銅盆沖時,他才一歲半,一直是跟母親走澎湖灣外婆家的,外婆記不住我們兄弟的名字,只能叫大子,二子,三子,四子,按這種順序叫人。

很小很小時,去外婆的澎湖灣,便是住在外婆家,我躺在外婆的床上,聽外婆講牛郎織女的故事,外婆說,那條神牛把牛郎送上天後,就退了回去,它躺在外婆腳下的這座山上,不吃也不動,一心想著牛郎的兩個娃子,任誰勸也不能使它再走動一步,再吃點什麼。後來,神牛死了,牛郎的哥嫂便把它的肉零刀碎割了,牛頭沒有要,放在這裏,一夜後,化作了一座山,人們便把這座山稱為牛頭山。澎湖灣的確有座牛頭山,在屋場的西側,外婆家的房子就築在這牛頭山上。外婆說,神牛把頭伸進了洞庭湖,要和興風作浪的洞庭龍王比試比試,它要喝幹這洞庭湖的水,要把那惡龍幹死。

火車的鳴叫和車輪在鐵軌上的鏗鏘鏗鏘的巨響把我驚醒,我仿佛看見那巨大的黑色的烏龍朝我壓來。我驚叫起來,喊外婆救我,外婆將我摟入懷中,問驚嚇原因,我如實述說剛才的夢況,外婆然後拍著我的背說:“三三別怕,那火車黑龍是開不過來的,這裏是神牛聖地”。

我知道神牛,神牛就是送牛郎上天的那條牛,但我不懂聖地,聖地是什麼,外婆也說不上,但是外婆的澎湖灣那一帶我的確是很熟悉的。牛頭山從很遠的地方走來,快到洞庭湖了,卻被一條肥沃的坡地攔頭截斷,仿佛是牛郎的哥嫂在那神牛的頸項切了致命的一刀,但牛頭仍然昂首走向洞庭湖,它只要低下頭,隨時可以喝到洞庭湖水了,

神牛的牛頭有六百米長,直伸進洞庭湖,牛頭的面也十分的長,總在四十米之上,它雄視著洞庭湖這片水域,這片水域兩岸是下荷塘,東接政家壩、古塘壩。西邊為一寶塔鎖住咽喉、東西長約三十華里、南北寬約五華里、大地名叫寶塔河,小地名叫費家河,也叫白泥湖。實際上它是洞庭湖一只巨大的港叉。外婆的澎湖灣就在牛頭山之東二百米處,是一個比較大的屋場,住著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幾百號人。

小狗事件
今天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去開房間門的時候,突然覺得右腳裸癢癢的,以爲是只老鼠從我腳邊鑽過,大叫地跳了起來~轉過身來一看,是只小狗向我搖尾巴。

這是一只灰黑色的小狗,很小,很可愛,一直搖著尾巴,很興奮。但是它很髒,身上很濃重的味道。它圍著我打轉,准確地說是在我家門裏守著。自從我家淨淨死了以後,我有4年的時間沒有和小狗那麽親近了,顯得有些緊張。它一個勁地撲向我,想要和我玩耍。我被逼到走廊邊,不知所措,趕它走也沒法子。我尖叫了幾聲,它居然還向我叫了幾聲,我就更加害怕,看來它還是比較凶的。難道是我上錯樓了?怎麽看起來它那麽象看家的?我仔細看了一下窗台,淺青色的窗簾,象是我的房間,再看向樓道口,兩個垃圾桶告訴我這就是5樓。我疾呼救命,但是周圍都沒有人響應。

我正六神無主的時候,聽到了樓上李志茂老師開玩笑地說:“哦,哦,快去咬她!”我就急忙上樓,但是小狗也跟著上樓,而且是我上一步它就上一步。我不走了,它也停下來。好不容易,李志茂發揮了他巨大的魅力,才把它騙到了他身邊,我才跑下樓,慌張地去開門,nu skin 如新在開門的時候鑰匙都差點插不進門鎖。想想真慌張。

進門之後,我就不敢出來。把窗簾拉開,看外面的情況。李老師真厲害,讓那只小狗圍著他到處轉。他象帶著自己的士兵一樣,到各個同事的宿舍巡回溜達,他戲稱那只小狗是我弟弟。暈倒~

後來我出門一看,走廊裏留有好些小腳印,是小狗留下來的。我估計它在我打電話的時候,趁我不留神就跟我上了樓。我最後一次見淨淨的時候,淨淨和這只小狗一樣大,但是它幹淨多了,不過個性一樣活潑。我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淨淨時,她只有我巴掌那麽大,很興奮地撲到我腳邊,又舔又搖尾巴,看我嚇得邊尖叫邊滿院子亂跑,她很開心地追著我,隨時撲上來吻我。

我是個連花都照顧不好的人,更不說小動物了。今早這只小狗後來被李老師騙到樓下了,如新集團估計又開始流浪生活了。不管怎麽樣,我還是很怕它。今天都不敢出門了。

好象我被它舔的地方正好是傷口,不知道要不要緊,需不需要打狗針?
花開總會有聲音
131124922.png

有些時候其實對自己很懷疑,覺得身爲老師,卻給了孩子們一些錯誤的導向。比如給了他們太多自主成長的空間,甚至很多時候明明知道是錯的,知道他們會摔跤,卻還是狠下心不肯提醒。會在看到他們失意的淚水時有小小的難過吧,只是還是會一臉平淡的告訴他們,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跌倒了,爬起來再哭。

其實是看不得孩子們的苦痛的。就像最近常常看到以前畢業的學生們的日志和心情。聽到他們花開的季節裏,懵懂情愫的綻放和凋零。小小年紀的男孩女孩,原來也會寂寞,也會深愛,也會失落。這樣的時候,我沒有位置來給他們任何的忠告。我有我的蒼白的青春,在那樣的日子裏,我依然記得我的心也曾那樣的渴望,渴望一雙以我爲方向的目光。可是太多束縛,太多規則,不允許。如今,當我的容顔都已老去,卻還有一顆躁動的心,因爲遺憾不肯老去。我想這樣的人生,是有缺失的人生吧。

可是,我仍然是矛盾的。因爲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更年輕的生命對愛情的向往。

大人們總是會對孩子們說,你們不懂愛情,因爲你們還年輕。等到我終于也長成了大人,我發現,其實大人們更不懂得愛情。如果愛情真的如歌頌的那般單純透明得像最純淨的水晶,那麽就必須沒有生活的附麗。所以8歲的時候,我愛你就是我能和你分享我僅有的一塊糖,可28歲的時候,我愛你卻變成能給我一棟房。當生命裏不僅僅只有最初的愛情,愛情就變得複雜,市儈,廉價。

那些還可以做孩子的日子裏,小小男孩和女孩,只要能夠牽著手就是忐忑的甜蜜。甚至只是課堂上一次回眸,走廊裏一次偶遇,操場上的偷偷的散步,放學後小紙條上的約會,都是很多年以後記憶深處的微笑。那些朦胧的感覺,那些年輕得過于脆弱的誓言,雖然終究會隨著時光漸漸淡去,卻總會在後來的某一刻被記起,被追憶,被珍惜。
碎碎念
我的前途,我的未來,也許沒有想象中的那麽沈重,我的家庭,其實也沒有那麽糟糕,可是那麽多事情,會有幹擾,我想尋求另一種訴說方式,而不僅僅局限于文字,或者于別人交談。當然目前和我所學到的東西能夠當這種介質的可能就是服裝了冷氣工程

我覺得還是比較慶幸,我在的大學,沒有那麽多幹擾,我可以一個人跑步,一個人去圖書館,那種感覺這的好惬意,每當我一個人思考的時候,尤其是有點思考結果的時候,我就會有一種滿足感,這是任何物質都給予不了的。那種快感遠遠超過我買了一雙好的運動鞋,買了一個心儀的包包天然護膚

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是不是危機意識太嚴重了,我很害怕那種空虛的感覺,當然這與是否單身無關。有時候你的對方,反而會讓你覺得更寂寞天然護膚

至于我的感情問題,我只能說,目前我們都還不成熟,我們都在給對方一個看看未來究竟是怎樣的機會,我從沒問過,他是否愛我,我覺得這是全天下tm最蠢的問題。因爲我不太清楚什麽是愛Water slide

最重要的是我的未來,我實在沒時間去哀桑我只有抓緊時間思考和努力,我實在是太不滿意這個社會對成功的定義,真tm膚淺,有錢的就是老子,沒錢的就是孫子,我真看不上,首先我不鄙視那些什麽二奶,那些現實的女孩兒,但是如果我是那樣,我只會鄙視我自己。我討厭向別人索取,我要了我一定會還等價的東西。當然那些用青春去交換金錢的,也是交換,可這不等價啊Oslee

總之,雖然有那麽多小牢騷,我還是感謝那些讓我感動的人。我記得那次我去家教,走過湖邊,夕陽把湖面照的波光粼粼的,那旁邊是一醫院,我看見一個男人,不知道是先天還是後天,他的腦袋有一半是凹陷下去的有點嚇人,他在湖邊散步,我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我的心情,除了這些陌生人,還有我的家人還有我的朋友。我是個麻煩的人,也許我的疑問你們給不了我答案,但是我還是很感激你們的陪伴。我明白,路還是要自己一個人走。

题目:青春年代的青春 - 博客分类:日记心得

copyright © 2017 再見二丁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博客.